马云金融演讲对美国经济格局的很大影响比16年前的郎顾之争更深刻

  • 时间:
  • 浏览:48
  • 来源:bet3365官方网站

从宏观和历史上看,马云的金融演讲对中国经济结构的影响堪比2004年的“郎谷之争”,甚至更为深远。“浪谷之争”的起点及其引发的风波也是一场演讲,那是郎咸平在2004年的复旦演讲。

2004年8月9日,郎咸平在复旦大学发表了题为《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的演讲,以绿酷为例,讲述了大型国有企业的资产在产权改革过程中如何被私人侵占,导致中小投资者在股市中的利益受损,并主张立即停止当前的产权改革,建立一套国有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

绿酷的老板顾,是当时突然爆发的资本巨头,对冰箱领域的国有企业进行了猛烈的收购。2001年收购科龙电器,2003年收购美菱电器,是当时中国冰箱行业“四大家族”中的两大巨头。同时还收购了很多未上市企业和生产线。

起初,顾十分鄙夷,积极与他争论,并声称要将其纳入法律,形成“郎顾之争”,迅速成为当时的舆论热点。但结果是,在2005年,顾储君被监禁,从一个资本巨头变成了一个囚犯。

2012年刑满释放的顾四处哭诉,试图翻案平反,这说明他一直搞不清自己被栽赃到哪里了。在国有企业改革的历史背景下,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浪谷之争”的实质及其对中国经济结构的拐点影响。

国有企业改革是中国经济改革的核心之一,1998年是一个分水岭。1998年以前,重点是管理机制,1998年以后,重点转移到产权明晰上。

1997年党的十五大报告对传统改革的公有制理论进行了重大修改,首次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称非公有制经济不仅是补充,而且是重要组成部分,国有经济比重的降低不会影响社会主义性质。

“有必要对国有经济布局进行战略性调整。国有经济必须在关系到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产业和关键领域占据主导地位。在其他领域,我们可以通过资产重组和结构调整来加强重点,提高国有资产的整体质量。”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使国有企业的亏损和债务问题更加严重,这是加快国有企业改革的另一个动力。

由于国家撤退和人民进步的产权明晰,大量国有企业被私有化,其中许多被廉价私有化,甚至在黑箱中非法经营。这种情况从一开始就应该存在。Greencool是一个有代表性的家族。

的讲话,加上随后的“郎顾之争”,才充分暴露了这个问题,并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从而引发了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性变化。当局需要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来阻止这种肆意的私有化。而顾更是走在了前列。

但“郎谷之争”只涉及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之间的资产和产权竞争。说白了,私企在产权上比国企便宜。当时民营企业的整体实力还比较弱,还没有能影响到“国民经济命脉”和“国计民生”的企业。

16年后的今天,就不一样了。尤其是网络经济爆发后,以阿里、腾讯、百度、JD.COM为代表的一批民营互联网平台迅速崛起。在他们面前,前绿酷根本不值一提,他们也懒得去做什么与国企争夺资产的事情,因为他们的资产已经远远超过了很多国企,甚至是央企。他们不再是小角色,而是对国家经济和人民有重要影响的大角色

一个是巨额剩余资本的出现。资本过剩产生过度投资需求,导致市场过度购买,造成价格泡沫和价格扭曲。这样,价格只会反映剩余资本的投资需求,而不再反映实际需求,包括实际消费需求和生产需求。实际需求只能被迫接受被剩余资本扭曲的价格。最典型的代表是房地产市场。

另一种是产生能够对中国经济产生系统性影响的资本集团,尤其是阿里为首的互联网平台。

当中国经济已经资本化,当一批由民间资本控制的互联网平台能够影响到国民经济的命脉,影响到国计民生的时候,如何在一个有儒家传统的社会里与国家和谐相处,就成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马云的金融演讲触及并指出的就是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比16年前郎与顾之争中指出的民营企业对国有企业的资产侵占更深更根本。

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不久前参加了一个论坛,就在马云之前。他在开场白中说“马云之前发言压力很大……国企是弱势群体”。中化是央企巨头,但董事长在马云面前如此谦逊,也体现了互联网资本集团的巨大影响力。

正如我在前一篇文章中指出的,中国经济虽然资本化了,但中国并没有资本化。中国之所以能避免重蹈苏联覆辙,坚决拒绝资本主义,是因为中国有两大武器,而苏联只有一个。中国的两大武器是儒家和马克思主义,而苏联只有马克思主义。

中国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个描述很准确。但我们需要重新理解“中国特色”。中国特色其实是中国的本色,中国最大的本色是儒家传统,儒家的核心是儒家正义。所以更现实准确的说法是,中国是有儒家传统的社会主义国家,或者说中国是有儒家原则的社会主义国家。

虽然中国从新文化运动开始就在学术上彻底否定了儒学,但儒学的强大并不能靠学术否定来否定。在实践领域,儒家思想仍然是中国社会的精神核心,支撑着实践活动,包括家庭教育、经济活动,尤其是政治实践。

无论是深层的儒家正义还是制度社会主义,都会坚决抵制中国的资本主义,不会允许资本集团控制和操纵国家和人民。

因此,可以预测,未来几年,资本与国家和人民的冲突将成为中国经济结构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可以肯定的是,资本在中国的存在必须在“儒家社会主义”的概念框架和制度框架内。

事实上,儒家对资本主义的抵制比马克思主义更深,更强大。马克思主义在欧美根本没有立足之地,最终在苏联彻底失败,意味着马克思主义本身不具备与独立资本主义抗衡的能力。这样,中国抵制资本主义的能力主要不是来自马克思主义,而是来自中国固有的儒家原则。

在经济已经资本化的情况下,中国的重要任务之一是防止资本化在社会中蔓延和深化,防止中国的资本主义化。这时,首要资源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儒家思想。

儒家思想之所以比马克思主义更深刻更强大,是因为儒家思想重在人心,而马克思主义重在产权制度。

运用儒家的原则,可以在不涉及产权制度的情况下约束资本集团。

一方面,对资本集团的高层官员进行儒家教育,以提高他们的正义水平,从而使他们的企业决策和行为合理。

另一方面,基于儒家原则,国家为资本集团制定了行为准则。只有不服,固执己见的人,才能实行社会主义硬约束产权制度。

事实上,在互联网平台资本集团内部,有些人很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存在,并意识到自己的决策和行为符合儒家原则以及为什么社会主义是原则。杰出的代表是的刘。

2017年,刘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在中国提出共产主义。以前很多人认为共产主义遥不可及。但是,通过我们这两三年的技术布局,我突然发现,共产主义真的可以在我们这一代实现。因为机器人完成了你所有的工作,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人类可以享受或做一些艺术和哲学的事情。国家可以把财富分配给所有人,没有贫富之分。”。

他还说(未来)公司全部国有化,中国只需要一家电商公司,销售公司就可以实现。没有人再为物质而工作,但主要是为精神,为感情而战。

这意味着刘看到了互联网平台对国民经济的巨大影响,同时也自愿接受了共产主义,接受了自己的公司将来要国有化。

刘董强的共产主义演讲和马云的金融演讲是两个极端。

事实上,就连作为共产党员的马云也在其他场合说过,如果国家需要,他的资产可以免费捐赠给国家。

所以,在深层上,马云和刘一样,有一颗真诚报国的心,这就是儒家的正义。

然而,JD.COM现在已经把他的感受付诸行动了。JD。COM的物流在利润较弱的农村和偏远地区做了很大的延伸。武汉疫情爆发时,JD.COM宣布他的仓库将优先考虑抗疫需求,甚至有些产品是免费捐赠的。武汉关闭期间,物流公司依然坚守岗位。

在我看来,儒家思想是解决资本化问题,抵制资本主义的好办法。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包括图片或视频,如有)由媒体平台网易用户上传发布,该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